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刘志军的遗产:落马881天高铁建设盛极而衰
2013-07-10 23:33:00 来源: 华夏时报  暂无网友评论

原标题: 刘志军的遗产:落马881天高铁建设盛极而衰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7月8日的北京南站,人来人往。坐在大厅等候的、拖着箱子出站的、排着队买票的旅客,构成了一幅忙忙碌碌、熙熙攘攘的热闹图景。

  但60岁的曾经有“中国高铁之父”称号的刘志军并没能看见这样的繁华。这一天,他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迎来自己后半生的命运——死缓。

  此时距离刘志军落马,已整整881天。在此期间,他一手打造的“高铁王国”,经历了生死跌宕——从扩张无度,到资金紧缺;从动车事故,到全线停工;从铁道债流标,到维持建设规划……而他主掌了8年,为其带来荣耀和地位,并实现野心和抱负,却也是其身陷囹圄、最终通往秦城监狱的最后一站的铁道部,也终于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他有功,中国铁路建设经历了十年大跨越。他有过,贪污腐败、买官卖官、玩弄女性。功过在法律上从来都不能相抵,何况他犯的是罪。一代枭雄终没去,而他以身试法留下的“遗产”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消化。

  “后刘志军时代”

  2011年6月30日,刘志军被带走第140天,京沪高铁正式开通运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亲自主持通车典礼并乘坐首发列车,这在铁路史上非常罕见。

  此时,人们正盯着仓促换帅的铁路,史无前例的8500亿元高铁建设投资规划让所有人咂舌,类似“规划目标不改变”、“铁路将如何发展”等报道,频繁见诸报端,占据了众多媒体的显要位置。媒体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刘志军案发后的铁路建设,问题正在积聚。

  事实上,就在刘志军被带走的同一个月,铁路资金链就已经开始绷紧。

  刘志军一手打造的“高铁王国”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昂贵的工程之一。2003年刘志军主政铁道部之前,秦皇岛到沈阳的客运专线,一公里的造价是3984万元。而刘志军时代的高铁,每公里造价均超1亿元,高架桥和隧道段甚至能达到2亿元。由于地方建设的热情,铁路线路均按照最高标准建设,这使得投资额大增——尽管大部分线路并不能跑出那样的速度。

  在监狱里的刘志军或许从未想过,他一手打造的“高铁王国”有一天竟会面临缺钱停工的窘境。

  从2004年起,刘志军大手笔规划铁路建设的时候,巨额投资就有各种方式可以取得。规划方面,上报至发改委的高铁项目建议书和可行性研究报告,每条客专线路的标准都用“高于200公里时速”这样的模糊字眼表述,高到多少?没有上限;审批方面,在上报审批时,资金数额并不特别巨大,但在建设时,投入的资金不断加码,在早期投入运营的高铁中,几乎没有哪一条是按照审批完成投资的;资金方面,除了银行贷款、发企业债,争取国家各种财政支持更是不在话下。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至今回想起来仍感叹,2008年的4万亿,竟有约2万亿投给了铁路,这2万亿竟然只坚持了2年多。

  当铁路系统外正在欢庆京沪高铁通车的时候,在铁路建设一线,已经有不少线路悄然停工了。而京沪高铁通车把高铁建设推向高潮的当月发生的温州特大动车事故,更是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把对高铁项目的质疑推向了另一个高潮,从此铁路建设跌入了低谷。

  温州特大动车事故是一场意外,但谁又能否认这个事故所包含的必然性呢?刘志军这个习惯于站在车头、用眼睛和身体感受铁路状况的“指挥长”一定没有想到,在他离开163天后,他用眼睛和身体未能察觉出来的问题,却夺去了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

  越来越多的焦虑与担忧引爆了不满,铁道部不得不下发通知,要求所有高铁推迟开通,重新进行验收、联调联试。

  2011年8月,中华铁道网一份调查显示,23个铁路建设公司接手的工程中,仅有三成正常施工,处于停工、半停工和进展缓慢的占到70%。又过了一个月,铁路停工比例已经延伸至90%,全国范围内停工的铁路项目里程在1万公里以上。

  停工缓建,也令不少已建成或在建铁路的开通时间延后。原本计划于2011年底通车的石武客专,最终建成通车时间整整延后了一年。

  当年10月12日,铁道部发行了2011年第一期铁路建设债券,募集资金200亿元,用于新建铁路项目。但最终,年度的投资和建设任务双双落空,这在之前的几年,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2012年,以高铁为首的铁路建设回暖,但刘志军主阵的将2020年规划提前5年的“十二五”铁路规划,却面临完不成任务的危险。此外,在“后刘志军时代”,原本以高铁为重点的规划,慢慢被快速铁路和普通线路取代。

  高铁往前开

  这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就职以来,因腐败被惩处的最高级别官员。

  法院认定,刘志军利用职务之便受贿6460万余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数罪并罚对刘志军判处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由于刘志军明确表示不上诉,该判决已然成为本案的终审判决。

  在一审开庭时,刘志军流泪说:“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一步步走到今天,想一直为中国铁路和中国梦做贡献,但因为自己把持不住,最终偏离了这个路线。”

  尽管最终判决死缓让很多人感到不解气,甚至开始担心刘志军案会不会演变成“死缓—无期—有期—保外就医”的惯有路线,从而最终逃脱法律制裁;事实上,对于一个年届60岁老人,即使从死缓降到20年有期徒刑,也已经余生无望了。

  有意思的是,在法院解读减刑的原因中,并未考虑其“高铁贡献”。刘志军幸还是不幸?他遵循了现行体制下的各种明规则、潜规则为自己的升迁铺路,最终陷入的却是一个失控的泥淖。

  有时候,有些事的确需要向后“扒一扒”,比如:如果不是正处于高铁建设大肆铺张之际,2008年的大部制改革中,刘志军或许不会如此反对撤销铁道部;如果没有高铁项目上的这些巨额投资和种种弊病,铁道部改革或许还要再拖些许时日……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往前看,高铁总要往前开。

  有媒体这样评论,刘志军在过去多年的任职经历中,为铁路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放眼望去,今天四通八达的高铁网,以及因此给全国人民带来的便利,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必须承认,刘志军改变了中国的交通、创造了中国的历史。

  “高铁是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心里的大树,是他的中国梦。据其辩护律师娄秋琴说,刘能说出每一个高铁车站的设计方案,以及最后为什么用现在方案的原因,他对每一个车站都能用4个字描述其特色。”和讯专栏作者王安在其评论中这样表述。

  在6月9日的审理中,刘志军落下了眼泪。他表示,“本应该利用自己的能力为中国梦、为铁道贡献自己的能力。”

  一个月后的7月8日上午9时,刘志军身着蓝色夹克衫,坐于法庭听候判决。至此,铁路的兴衰荣辱,都将和他再无瓜葛。但愿这只是个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任何一个利益链都是环环相扣的,刘志军一旦扣动了开始的扳机,接下来的坎坷或者坦途都会有他的烙印存在。

作者: 张智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