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从农村妇女到土豪的蜕变:丁书苗的掮客之路
2013-09-26 11:42:00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原标题: 从农村妇女到土豪的蜕变:丁书苗的掮客之路

  在镜头前,法官问:职业?她答道:农民。2013年9月24日,被外界称为“高铁一姐”的丁书苗在北京受审。

  喜欢鲜艳颜色的丁书苗,当天身着粉红色上衣,过肩的头发有些灰白,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的她脸色灰暗,精神不振,庭审开始前,靠两侧法警的支撑才勉强站立。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形象。检方指控指出,她涉嫌非法经营1800亿元之巨,并从中渔利30多亿元,向多人行贿8900万元。二者似乎无法匹配——一个孱弱的农妇,如何在近十年间游走于铁道部高层、央企之间,呼风唤雨?

  能将二者联系上的,是权力。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与山西商人丁书苗构建了权力金钱腐败链,在案发之前的数年间,疯狂插手铁路工程,左右利益分配,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财富故事。

  政界关系网

  1955年,丁书苗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的一个农村,幼年丧母,家境不佳,没有读完小学便辍学下地干活。

  出嫁后,丁书苗倒卖过鸡蛋,抓过蝎子,开过小饭店。晋城煤炭资源丰富,拉煤车很多,听说运煤很赚钱后,精明的丁书苗筹钱买了一辆车,自己跑起了煤炭运输。

  上世纪80年代,山西公路并不发达,丁书苗看上了铁路运输这个大生意,不过,铁路运输最重要的是火车车皮,弄到车皮就能赚钱,而这需要关系。丁书苗开始琢磨起如何疏通铁路系统的关系。

  随着丁书苗涉案被查,有关她当年如何凭农妇之面撬开人生金库大门的故事四处传播:她打听到决定大事的官员是谁后,会直接上门拜访。一个身穿布衣、布鞋的农妇,素不相识,管事的铁路系统官员自然会拒绝。但是,遭拒的丁书苗不会就此罢休,她会一次又一次地去找这位官员,进不了办公室,就在大门口等。等官员出门,她便进去帮助官员打扫办公室、擦桌、倒水,直到感动对方。

  据公开报道,采取这样的方式,丁书苗不仅搞掂了山西铁路系统官员,后来还跑到郑州,捋平了郑州铁路局的关系。

  正是因为与官员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最终成就了丁书苗“亿万农妇富豪”的神话。接近丁书苗的人士总结说,丁能脱颖而出,全靠与官员的关系,“借来10块钱,她能用其中的8块钱去搞关系”。

  丁书苗通过“倒车皮”起家,随后又通过做工程中介,获得了巨额中介收益。据报道,丁书苗及其公司收受的工程中介费高达30亿元,仅个人就获款20余亿。

  案发前,丁有多个头衔——山西省煤炭进出口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法人代表等。被查后,曾经风光无限的“高铁一姐”不仅自己身陷囹圄,丈夫也患癌去世,其女也受牵连被拘。

  “傍”上刘志军

  外界无从获知,此时丁书苗是否后悔结识刘志军。但不可否认,正是结识了后者,丁书苗才能短时间内暴富。

  公开报道显示,1998年,丁书苗在搞煤炭运销过程中,在北京经中间人介绍结识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在其特有的交往方式下,丁刘二人关系日近,最终获得后者深度信任。也许是命运之神开了个玩笑,只有小学文化的丁书苗和位高权重的部级高官刘志军,本在两个不同坐标系的人奇迹般交叉后,最终同步被查并一道跌入人生深渊。

  9月24日,丁书苗涉嫌非法经营罪、行贿罪一案在北京二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丁以非法运作铁路项目招投标等方式从事非法经营,违法收取中介费共计20余亿元。她还涉嫌行贿8900余万,花4400万元帮刘志军“捞人”,出资500万元为刘志军“跑官”省委书记等。

  在此之前的6月9日,北京二中院已经对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进行了一审,7月初已做出死缓判决。

  虽然两案在确定丁书苗获取中介费额度上并不相同,但基本一致的事实是,丁书苗与刘志军结成利益同盟后,在刘志军的帮助下,丁及其公司所代表的投标企业,多次获得重大涉铁工程,中标企业后回报丁及其公司巨额中介费。

  据报道,刘志军通过干预招标,先后帮助23家公司中标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丁书苗得意之时,在铁路系统可谓呼风唤雨,左右逢源。

  另类“铁杆朋友”

  刘志军为何青睐农妇丁书苗?24日的庭审内容或可见一斑。丁书苗头脑简单,有农民固有的本真。在法庭上,她对公诉机关的很多指控都以点头回应。没有否认,没有翻供,甚至少有辩解。

  在员工眼中,丁书苗是个大老粗,穿一身正装,脚下却是旅游鞋。她一点都不懂广告经营,被刘志军骂为“猪脑”。不过,丁又有过人之处。她对官员言听计从,备受信任。落马后的刘志军曾说,他帮助丁书苗把企业做大做强,是为自己的仕途打造经济基础,以备在他需要的时候,丁能为他奔走。

  事实上,丁书苗对刘志军交待的事,不惜财力,全力以赴,“花多少钱从不吝啬”。原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何洪达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刘志军担心受到牵连,丁书苗就委派女儿侯军霞四处托人,并花费了4400万元,何最终被判14年有期徒刑。

  丁书苗说,她和刘志军是“铁杆朋友”,从来没给刘志军送过钱,也没给他公司股份,只是刘有事的时候会去帮忙。这个被讥讽为卖鸡蛋都不会算账的农妇,在与刘志军的关系处理上,账算得不可谓不高明。

  丁书苗的“高明”还体现在其被审的一项行贿罪上,为了树立正面形象逃避查处,先后38次给时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资项目管理中心主任范增玉行贿4000余万元。在丁的思维里,她希望这一“捐赠”能帮助自己逃过调查。

  结果显然已不是她的小聪明能左右的了。

作者: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