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失联15载 七旬老人千里寻儿狱中见
2014-04-23 10:55:08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南方网讯 昔日小县城的高考文科状元,今日身陷囹圄成为“阶下囚”,15年抛弃亲情的流浪生活,他在尝尽世事艰辛之后,最终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一纸入监通知书,让年近七旬的老父亲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儿子的消息,为验明“正身”找回亲情,在监狱的协调努力下,父子终于在狱内重逢相见。近日,记者在广东省坪石监狱(现更名为从化监狱)见证了七旬老人千里探监会见儿子的感人一幕。

 
   铁门打开进入小院瞬间,韩犯姐姐从会见室快步迎出,扑在了韩犯身上,跪地嚎啕大哭,韩父随后跟出呜咽不止,一家三口在会见室门口相拥痛哭,宣泄15年之久的相思之苦

  一纸入监通知书牵出失联15年儿子下落

  一封从监狱寄出的书信引出的故事。

  2013年10月10日,家住甘肃高台县边远乡村的韩大爷收到一封来自广东省坪石监狱的信,里面一纸入监通知书和一张草草几十个字的信笺,告知自己的儿子韩某远现正在广东省坪石监狱服刑。

  拿着这封突如其来的信件,69岁的韩大爷一时难辨真假,内心却又激动万分。原来,儿子韩某远大学毕业后第二年外出创业,自1999年回过一次家,至今再没与家人联系,15年多音讯全无,韩家为此苦苦寻找已是心力交瘁。

  “突然说他人在监狱里,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毕竟人还活着。”2014年4月14日夜晚,已到达坪石镇的韩大爷接受采访时说。

  急于打听儿子的下落,半信半疑的韩大爷叫人上网查找并打电话到监狱询问,得到的答复是监狱确有其人。

  “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爸爸真是悲喜交加,不可思议啊,你是怎想的孩子!”收信后的第三天,韩大爷让村里小卖部老头代笔给监狱和这个还未核实身份的儿子回了一封信,表达想了解韩某远情况急切之意,同时,也提出对韩某远身份进一步核实的请求。

  负责韩某远家属通联工作的狱警张鹏程向记者讲述,根据《监狱法》的规定,罪犯收监后,监狱要通知罪犯家属,通知书应当自收监之日起五日发出。韩某远的入监通知书是在其2013年9月25日入监时发出的。因为担心上当受骗,韩犯家人对韩某远的身份一直心存疑虑,在回信中提出网上视频见面的请求,监狱内没有服刑人员对外的互联网,难以满足其家人的要求。

  为配合核实韩某远的真实身份,监狱鉴于韩犯的特殊家庭情况,决定破例提前为其开通亲情电话。

  2014年1月14日上午,韩某远在监区获批拔通了亲情电话,与远在甘肃会宁的姐姐和叔叔对话,在询问身份证号码、小时候的基本情况、亲朋好友等问题后,韩家基本确定了其真实身份。

  七旬老人千里探监欲解心结

  为什么15年杳无音讯?儿子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有没有成家?是不是一直关在监狱里……这些都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韩父急切想知道的。

  坪石监狱矫正与刑务办公室副主任王孟良告诉记者,为彻底打消家属的疑虑,解开父子之间的心结,同时,通过亲情帮教提高韩犯的教育改造效果,监狱决定争取其家人来监会见。

  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协商努力,韩犯父亲和姐姐决定于4月13日从甘肃兰州乘火车来监会见。

  4月14日下午3点33分,在湖南郴州火车站出站口,记者随同坪石监狱办公室工作人员前往接站,记者了解到,此次陪同前来探望会见的还有韩某远的姐姐,父女俩乘坐前一天从拉萨开往广州的T266次列车,火车正点到达郴州站。

  接站的狱警张鹏程告诉记者,监狱考虑到韩父年近七旬,且患有高血压和腰椎病,从兰州到坪石2000多公里的行程,26个小时的周车劳顿,怕老人家身体受不了,于是决定派车前住离监狱驻地比较近的郴州接站。

  紧盯着鱼贯而出的人流,记者和接站的工作人员在人流末尾找到了韩父,一位头戴棉布帽、身材矮实、皮肤黝黑的老大爷。坐上开往坪石的车后,我们发现,韩大爷父女千里之行的行李非常的简单,除了一个纸袋子里两个水杯和干粮外,另外就是一编织袋土豆,重约二三十斤,韩大爷说土豆是自家地里种的,并坚持要把它送给监狱,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意。

  “经常梦见儿子回来了,醒过来后发现没有,就再也睡不着了。”韩父在车上讲述,15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一直在寻找等待儿子的消息,当年儿子寄回最后一封信说居无定所,家里“再不要来信”时,他发疯一样徒步跑到邮电所打电话找寻下落,可再也没有联系上儿子。

  为了寻找韩某远的下落,韩家除了写信,还通过外出打工的村里人打听,托同学、亲戚和老乡找,但从1999年后就再没有消息,寄出的信也如数被退还了回来。韩父说,这么多年来,最担心的是儿子的人身安全,想得最多的就是人被黑社会骗过去了,搞传销或者什么的回不来了,也有村里人分析说可能人已经不在了。这让韩父再没有心思经营日子,加上老伴大脑精神有疾病,女儿远嫁在外,自己又患有高血压和腰椎病,家境日益破落。

  “早上等到中午,中午等到晚上,却没有什么盼头。”韩某远的姐姐回忆,父亲经常一个独自喝闷酒,喝多了就嚎啕大哭,她知道这是父亲想弟弟了。

作者: 记者李晨昱通讯员丘伟平刘洪群尹华飞

1   2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