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经济频道>产业市场

钢铁去产能重庆样本:20家中小钢厂彻底关停

2017-06-18 09:02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家中小钢厂,82座大小不一的中频炉,总计289万吨的钢铁产能,这是重庆市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成绩单。

    这样的成绩单已经在今年的5月20日提前完成。重庆市经信委去产能工作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上述涉及地条钢的20家企业和相关产能,已经全部关停。涉及职工安置的奖补资金,也通过重庆市财政局,严格按照相关标准发放到位。

    今年3月28日,重庆市印发2017年钢铁去产能方案。根据这一方案的要求,将依法取缔“地条钢”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实现“应退尽退”,并严禁新增钢铁产能,严禁关停产能死灰复燃。随后的数天时间内,20家钢厂的冶炼设备全部被永久关停。而关停的冶炼设备,也即被定义为“地条钢”产能的相关冶炼设备均为中频炉。

    眼下,对于这些企业而言,谈论未来显然为时尚早。经济观察报走访发现,被关停的多数企业均处于停业的状态,遣散工人之后的厂房颇为空荡,只剩下一些留守的人员。对于掌管这些中小钢厂的民营老板来说,钢铁冶炼就此成为了往事,如何转型是他们正在苦苦思索的事情。

    关停

    对重庆的20家小钢厂来说,2017年的4月1日是一个大限。在这一天之前,所有的钢厂几乎都在满负荷地生产,但在这一天之后,它们永久停止了钢铁的冶炼。

    永航钢铁集团坐落在重庆市长寿区的东南部,是该区唯一一家民企钢厂。在这家钢厂的正东10公里处,便是重庆地区最大的钢铁企业重庆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钢”)。和重钢集团超过800万吨的产能相比,这家民营钢厂的规模要小很多——只有90万吨的年生产能力,且这些产能全部出自10台40吨级的中频炉。

    不过,这样的规模,在分布于重庆10个区的这20家钢厂当中,已经算是较大企业。公开资料显示,该钢厂成立于2003年5月。公司官网声称,其生产的产品在2007年12月被国家质监总局评审定为“国家免检产品”,公司的“永航”牌商标在2008年6月被重庆市工商局评为“重庆市著名商标”,其后该商标又被国家工商总局评为“中国驰名商标”。

    2017年4月14日,重庆市经信委下发一份公示,这份名为《关于重庆市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企业目标任务》的显示,在当年要去产能的20家企业名单中,永航钢铁位列其中。

    20家企业中最小的企业重庆宏悦机械有限公司,仅有两台中频炉。根据规格,两台中频炉仅有0.5吨,合计产能为0.225万吨。如果一年按照250个工作日计算,这样一家“迷你”钢厂每天生产的钢材,只需要一辆载重5吨的卡车运送两趟即可完成。

    在此之前,2017年3月28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实施方案》。根据这一方案,这一年的去产能方案需要严格按照这样的步骤来进行:重庆市政府与市经济信息委、各区县人民政府签订《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责任书》,随后,开始核定企业产能,在3月底前,各区县人民政府进行摸底排查,拟定去产能企业生产设备、在册职工和债权债务等情况报市经济信息委。在此基础上,由市经济信息委组织专家对拟去产能企业按标准逐一核定,并将核定的企业名单和拆除主体生产线设备等信息向社会公示。

    各区县人民政府要研究制定本行政区域内钢铁企业去产能工作实施方案,并以区县人民政府名义将实施方案及本行政区域内核定退出的钢铁企业情况报市政府办公厅备案,同时抄送市经济信息委。若无应退出的钢铁企业,须由区县(自治县)人民政府向市政府办公厅书面说明情况,同时抄送市经济信息委。

    根据上述实施方案,2017年重庆地区钢铁去产能,涉及拆除的设备包括:生产线主体设备、变压器、除尘罩、操作平台及轨道等设施。拆除完成后进行两轮验收。

    封闭的院子,独栋的办公楼,一间厂房,几乎是这些小型钢厂的标配。徐万强是永航钢铁值班室的一名值班人员。尽管眼下工厂已经停工,但闲杂人员依然不能轻易进入厂区。

    徐万强告诉经济观察报,4月1日凌晨5点钟,工厂的10台40吨级中频炉同时停止了生产。这距离重庆市要求的最后大限——4月1日凌晨8点,只隔了3个小时。在随后的半个月时间中,工厂966名工人相继遣散。尽管这是一家并不起眼的钢厂,但工人都来自于五湖四海,其中不乏有云南、贵州等偏远山区的务工人员。

    徐万强透露,拆除设备的过程甚至录下了视频,作为档案存放在长寿区经信委。工厂所在园区的管委会去产能工作负责人证实了这一说法。该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来自园区管委会、长寿区以及重庆市的相关负责人组成了去产能工作组,共同完成了这家钢厂的相关设备拆除任务。

    根据大足区经信委以及重庆市经信委的共同确认,此次清理地条钢的行动中,拆除的只是冶炼相关的设备,钢材深加工设备并不在拆除之列,企业可以从事相关产品的加工业务。至于被拆除公司是否选择注销,则遵循市场化的原则。因为厂房还在,企业可根据自身需要,选择转型。

    小厂转型

    和永航相隔大约160公里的足航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足航”),位于重庆市西南地区的大足区工业园,这是一个以机械制造、五金加工、模具生产为主的工业园区。与永航钢铁同属于一家集团的足航,同时也是大足区产能较大的民营钢厂。根据一位尚在留守的员工介绍,足航的停产时间和永航相差不过12个小时。

    拥有5年工龄的员工章敏是在3个月之前决定从足航离职的。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之后,公司700多名员工中绝大部分人因工厂停工而骤然解散。与此同时,这批解散的员工,拿到了一批来自政府财政的补助金。章敏因为提前离职,而没有得到这笔补助金。

    另外一位足航钢厂的员工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了补助的额度。根据他的说法,补助的额度根据工人的工龄计算,一年可以领到3000元,除此之外,还有一年1500元的失业保险。

    钟波是这家钢厂的总经理,2015年他入股这家公司,成为了最大的股东。对于三个月前被关停的6台中频炉,他的语气中有一些失意。尽管从政府去产能的角度讲,他表示支持,但6台设备的拆除,意味着上亿元的设备投入在一瞬间化为了泡影。

    钟波的讲述中还流露出一些“委屈”。在这一年的去产能名单中,足航的中频炉在20家钢厂中吨位最大,为每台70吨。钟波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中频炉的吨位越高,钢材产品的质量也会相对更好,同时,足航还拥有配套的一台精炼炉。通过精炼程序之后,钢材中的杂质会得到进一步剔除。不过,钟波表示,在当地,多数小钢厂并不具备精炼炉这样的设备,因为这意味着很高的投入。

    钟波此时正在积极准备。他筹划着将公司仅剩的钢结构业务进行扩大,把眼下闲置下来的厂房在未来逐步、充分地利用起来。这样的准备工作包括召集工人,以及扩容生产线。

    钟波介绍,他们的原料主要从重钢集团采购,制造出来的钢结构产品则主要用于重庆及周边地区的厂房建设。对于钢材及深加工产业来说,这是一个刚刚启动的市场,在发展较为迅猛的重庆地区,具备一定的前景。

    钟波已经无法再寄望于继续炼钢,因为重庆地区钢铁行业将严禁新增产能。根据前述去产能方案的规定,各区县人民政府、市政府有关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新增钢铁冶炼产能,也不允许为新增钢铁产能企业办理备案和土地、能评、环评、安评审批以及工商登记、提供金融支持等业务。对违法违规建设的,还要严肃问责有关区县(自治县)人民政府和市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

    钟波告诉经济观察报,和足航一样,所有已经被关停的钢厂都在思考着下一步的出路。和足航此前已经拥有钢结构业务有所不同,那些此前只有冶炼设备的钢厂,要转型,恐怕更加困难。

    李紫宸

编辑: 黄嘉瑜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