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经济频道>财发生

一家“僵尸企业”的告别之路

2018-02-12 09:21 来源:南方网 全媒体记者 尚黎阳

  水泥池上架着一长排水龙头,有的还在滴答落水。到处是三五层高的老楼,屋里墙壁斑驳,绿皮吊扇吱吱呀呀地转着。法官张妍第一次到中色十六冶的厂区时,眼前的凋敝景象,让她觉得像回到童年时代。

  1965年3月,为完成广东省的国家重点工业项目建设,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十六冶金建设公司正式成立。40年后的2005年3月,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达通知,同意中色十六冶实施政策性破产。这家曾经辉煌过的大型国企,开始了它的告别之路。

  在中色十六冶破产清算期间,共进行过9批17次拍卖,拍卖成交总额达到13229.20万元,历时12年。2017年9月13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中色十六冶破产程序正式终结。随着法槌敲响,中色十六冶不复存在。原有的旧厂区逐一被纳入棚户改造工程。

  中色十六冶的问题解决了。但在广州,还有上千家这样的国有“僵尸企业”在沉睡着。这些“僵尸企业”,不仅占用了大量经济资源和市场空间,还为经济发展埋下巨大隐患。2017年,全省法院审结破产案件602件,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如何让“僵尸企业”有序退出市场?作为司法改革的“试验田”,2016年12月30日,广州中院在全国率先成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试图通过司法途径,为这个难题找到一个答案。而中色十六冶的12年“告别之路”,也让人们看到这一路之艰难。

  “一下车被100多名职工包围”

  中色十六冶原是一家央企,后来改为广东省属,主要资产在韶关曲江区。企业下设4个工程公司、36个分支机构、61个财务会计核算单位,鼎盛时期有职工近万人,厂区里有中小学、医院、派出所、供水供电部门,俨然一个完整社区。如此大规模的企业,要想平稳退出市场,职工安置是关键。

  张妍在广州中院从事破产审判多年,早在清算与破产审判庭成立之前,她便已参与办理过上百起破产案件。2005年5月,中色十六冶向广州中院提出破产申请。5个月后,广州中院裁定受理,并在2005年12月,正式宣告中色十六冶破产,指定广东省国资委、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等多个单位组成破产清算组。

  经由多个法官办理,2012年,案件转到张妍手里。接了案,张妍立即带着法官助理去了韶关。走进厂区,张妍觉得“自己穿越了”。但她感触最深的就是职工们那些不满的情绪。“厂区的建筑有不少年头了,在一个经济不发达地区,职工们心中的“铁饭碗”被打破,很多人心理上难以接受。”她说。

  在中色十六冶的深圳西丽地块,有100多名职工直接表达了不满,年久失修的砖混结构宿舍,不仅出现漏水、漏筋等问题,有的还成了危房,听说地块要拍卖,职工们强烈要求把宿舍也一并纳入改造范围。张妍和法官助理匆忙赶到工地上,一下车就被职工们包围了。“我们把青春都献给了公司,现在开发商在旁边建新楼,我们破楼谁来管?”“我家里一直漏水,怎么没人来修?”铺天盖地的苦水向她涌来。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给企业做了很多贡献,破产带给他们的情绪,一下子全爆发出来了,见到我们过来,都一股脑地诉苦,想要个说法。”张妍说,职工们不是不讲理,但要给他们一个表达的渠道。她认真倾听每个人的诉求,逐一地安慰,等到大家情绪平复下来,她开始讲法律讲道理,一直到天黑透了才离开工地。西丽地块的职工住房改造,最终交给广晟公司解决,职工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在宣布破产前,广晟公司已分流了中色十六冶的大部分职工。广州中院受案时,中色十六冶还有在职员工2000多人,离退休员工3000多人。张妍创造了“三分法”,将管理人、职工和资产都分类管理,不同员工采取不同方式安置。在财政支持和上级公司协调下,在职员工领取安置费和补偿金后解除劳动合同,离退休员工转入韶关市社保系统,所有员工都得了到妥善安置。

  “有的职工几代人都在企业工作,企业对他们来说就像家一样,感情很深。”张妍说,考虑到这部分职工的心理需求,广晟公司在中色十六冶的厂区设了办事处,返聘了有威望的职工留守,给这些职工留下一个“家”的寄托。

  一天收到几份传票

  2017年初,中色十六冶破产清算组收到一份来自陕西法院的判决。水泥经销商贺某称,中色十六冶的陕西西部分公司拖欠了她三十多万元的水泥款,要求中色十六冶尽快支付款项,还要承担违约金。

  随后,又有一份山西法院的执行裁定寄来。清算组打开一看,原来一名叫江某的男子,在2013年将中色十六冶告上了法庭,称中色十六冶承揽工程后没有履行合同义务。法院裁定,由于中色十六冶一直拒不履行,要将欠款直接从企业账户上划扣。

  张妍回忆,大概从2012年开始,清算组陆续收到外地法院的传票,有时甚至一天能收到好几份。“一开始清算组都懵了,2005年就宣告破产的企业,怎么可能还在外地一直经营呢?”这些纠纷,哪些真正和中色十六冶相关,未核实前谁也说不清。如何不处理好这些纠纷,破产之路就会被拖入“死胡同”:赔钱把企业资产赔光,并把破产程序拖入无休止的官司之中。

  实际上,由于中色十六冶资产分布广阔,在多地都有工程。广州中院受案伊始,就指派清算组前往全国各地查封,避免资产流失。在外地法院送达的文书上,不少分公司清算组根本没见过。

  “这些诉讼花了清算组很多精力甄别,最远的地方曾经去过内蒙。”张妍说,清算组核实后发现,中色十六冶在业内有一定名气,为了顺利承揽工程,一些包工头假冒中色十六冶名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甚至伪造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和公章,不仔细比对很难识别。发生了纠纷,受害人就将中色十六冶起诉到当地法院。

  在陕西、内蒙、甘肃、山东、河南等地,清算组一共发现7起该类案件。张妍指导清算组分别前往当地媒体刊登了声明,明确中色十六冶已宣告破产、停止经营,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冒用的工商登记信息。已经进入诉讼流程的,就到当地应诉。涉及中色十六冶的七起诉讼案件,最终中色十六冶全部胜诉,有效遏制了伪造企业名义的违法经营活动。

  “破产审判的法官要有丰富的民商事审判经验,才能应对审理进程中各种突发状况。”张妍认为,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成立,为破产案件的专业审理提供了保障。“清产庭成立之前,我既要办理民商事案件,又要办理破产案件。类似‘真假企业’这样复杂又持续的问题,难以想象以前会如何应对。”

  和中介斗智斗勇

  大型企业破产清算过程漫长。从2005年宣告中色十六冶破产,到2012年张妍接案,7年时间里,案件已经手了四五个承办法官。“这意味着,法律关系比较明晰的资产,都已经被清算完毕,我面对的将是案件最难解决的那部分。”一开始,张妍就知道自己要啃的是“硬骨头”。

  位于韶关马坝镇的AB地块,是这五年里张妍主要“攻坚”的资产。前一任法官原本想将地块拍卖,但当地村民坚称地块属于村集体,导致拍卖处置工作无法进行。为维护债权人和国有企业利益,清算组提起了行政诉讼,法院一调查,发现中色十六冶持有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村民们持有的《林权证》,同一个地块两证,“重”了。

  为搞清楚土地权属,张妍指导清算组查了大量历史征地资料。根据早年的多份文件显示,当地林业局将AB地块给村民使用后,该地块又被中色十六冶征用,并给了村民补偿,但村民手中的《林权证》没有收回。

  清算组向当地政府提出了确权申请,2013年9月27日,韶关市曲江区政府撤销相关林权证,土地使用权明确回归中色十六冶。但权属的争议并未结束,清算组刚启动资产处置工作,韶钢集团又提出异议,称AB地块的土地红线图,与韶钢集团持有的地块重叠,重叠面积达到两万余平方米。权属争议未解决,清算组的拍卖申请被再次拒绝了。

  张妍为此前后去了十几次曲江区,发函、面谈,用各种方式和当地政府协调。最终两个企业各退一步,AB地块才可以拍卖。张妍以为“硬骨头”终于啃下来了,没想到的是,拍卖环节又出了新的问题。

  2016年11月28日,经摇珠确定的中介机构,以2795.20万元将地块拍卖成交,拍卖结束后,中介机构却迟迟不将成交款交回破产清算账户。“买家去问时,中介威胁买家,说现在拿地要多交很多税。清算组去问时,中介说成交款交给清算组不符合法律规定。”张妍说,这些理由在法律上都不成立,她怀疑成交款被中介挪用了。

  张妍直接去到开户行,要求调查资金流水。“我一去银行,中介机构就收到了消息,立即打电话给我,说马上交付成交款。”2017年3月,2700余万的拍卖成交款,安全进入破产清算账户。

  这个过程让张妍很感慨。“破产企业的资产处置,需要太多合力和支持,远不是法院单独可以完成的,不过,这也证明了破产审判的探索所蕴含的价值。”

  张妍去过很多次马坝村,她在那里看到,原本划拨给中色十六冶用于生产经营的土地,已经长满野草,成为荒地,却不能在市场流转,被村民们用来养猪种菜。“一个已经停工的企业,如果不能及时关闭,给市场带来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张妍说,这正是破产法官在尝试解决的问题。

  2017年9月13日,随着一声法槌敲响,广州中院裁定,中色十六冶破产程序正式终结。这个一度辉煌的大型国企,最终成为尘封的一页。而对广州中院来说,破产审判的路才刚刚开始。

  数据

  在中色十六冶破产清算期间,共进行过9批17次拍卖,拍卖成交总额13229.20万元(未剔除土地出让金及各种税费)。其中:土地成交额10707.06万元,房屋2435.32万元,存货35.74万元,设备23.24万元,车辆27.85万元。剔除土地出让金和各种税费后,实际破产资产变现总收入9113.59万元。

  2017年全省法院新收破产案件数量1182件,同比增长137.35%,占全国12.33%,审结案件602件,同比增长68.63%,其中近60%的案件在6个月内结案,审判质效均领先全国。

  2017年广州中院共收到破产及强制清算申请363件,经审查决定受理189件,同比分别增长572%和759%;审结破产和强制清算案件426件,同比增长517%。上述收案数、受理数及审结数均居全国法院前列。在审结的案件中,共清理债务84.33亿元,清偿债权12.46亿元,涉及债权人数465人,安置职工人员3000多人,有94家企业通过破产或强制清算程序的司法处置渠道顺利退出市场。

  对话

  原中色十六冶员工:

  “人生开始新的转折”

  身处企业破产浪潮中的员工,如何看待中色十六冶最终的退场?记者采访到了曾在中色十六冶工作多年的欧阳长安,听他讲述了一个破产企业员工的心境。

  记者:你在中色十六冶的工作历程是怎样的?

  欧阳长安:1990年,我刚满21岁,从部队转业后,一个人背着包从湖南到了韶关,到中色十六冶上班。刚到中色十六冶的时候,我做的是治安方面的工作,后来遇到各种改革,我的岗位调整,在纪检监察、党建等部门都先后待过,一直干到了2008年。

  记者:你怎么看待企业的破产?

  欧阳长安: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刚去上班的时候,中色十六冶效益已经在滑坡了,我记得当时我每月工资只有两三百块,到了2000年以后,才涨到七八百块一个月。国企改制了,我们这些所谓“铁饭碗”,也要在市场上竞争,有的分公司接不到工程,就发不出工资,工人们只能自己在外面找点活干。总的来说,很难开拓业务,职工权益也保障不了,大家都有点消极。

  从员工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市场竞争中失败的企业破产是件好事。有能力的人可以再就业或者创业,没有能力的也有相应的保障。至少对我来说,这是人生中一个新的转折。

  记者:你在这里工作了18年,企业宣告破产,心理有受到影响吗?

  欧阳长安:当然有。这么多年里,我从一个刚参加工作、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在这里一点点成长进步,还认识了许多好朋友,还在这里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对我来说,这里就像是家一样。这个“家”突然没了,心里很不舍得。有一些老同志,是在上世纪60年代建厂时,从湖北、四川等地南下到这里扎根的,家里几代人都在这里工作,他们心里更不是滋味。但我们也明白,企业效益不好,破产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广晟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退休管理委员会,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老员工们有的画画,有的写文章,一起出了本书,纪念在中色十六冶的时光。企业不在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寄托情怀。

  清算组也做了很多工作,印发宣传册向我们解释政策规定,还在职代会上了解我们的需求,分了几批来解决人员安置问题。现在有的人在创业,有的人再就业了,大家都在寻找自己新的价值,我很喜欢这个景象。

  记者: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欧阳长安:中色十六冶的原厂区正在进行棚户改造,我现在主要负责棚改工作。这里的住户大多是中色十六冶的退休员工,很多老人是看着我成长、看着我结婚的,某种程度上,我还算是在为中色十六冶工作,很熟悉,也很亲切。

  记者:有没有想过接下来的打算?

  欧阳长安:当下就是按照要求,把棚户区改造好。人生开始了新转折,就好好地干下去,其他的我没有想那么多。

  观察

  以中色十六冶案

  看破产审判探索

  破产制度作为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改善营商环境有巨大作用。破产案件数量增加,不仅意味着市场退出机制的进一步完善,而且还预示着市场经济正朝着更健康、更高质量的方向发展。广州中院通过依法审理破产案件,彰显了破产审判工作在规范市场主体退出、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维护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功能。

  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庭长周焕然认为,在审判过程中最大程度保护债权人权益,做好各项安置工作,使“僵尸企业”平稳有序的退出市场,是破产审判的职责所在。

  中色十六冶破产案,是大型国有企业政策性破产案的典型代表。该公司原为一家大型央企(后改为省属),鼎盛时期拥有职工近万人,其破产对社会影响较大。由于该企业固定资产(土地房屋)多为政策性划拨调剂,而且主要资产在异地,处置难度非常大。

  法院受理案件后,主动与政府协调,建立了良好的府院联动机制。在审判过程中创设“三分法”:一是管理人分组开展工作,不同小组负责不同的事务,提高工作效率;二是职工分类安置,根据不同的人员类别,采取不同的方式和渠道进行安置;三是资产分批处置,根据破产财产类型及权属状况分批进行处置。

  经过多方协调和努力,所有职工均得到妥善安置,避免了因职工人员安置而阻碍案件审理、引发群体性事件的情况发生。中色十六冶案件的成功审结为大型国有亏损企业退出市场,在职工安置、资产处置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

  这一案例也印证了,破产审判不仅专业化程度很高,综合协调性也很强,传统民商事案件的审理模式难以兼容破产案件的审理。我国的破产法是一部程序法与实体法并重的法律,不仅涉及破产程序中各方参与主体的行为规范,还涉及与民法、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证券法、侵权责任法等多部实体法律的衔接问题。

  正因如此,破产审判工作对法官的专业能力、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鉴于破产审判的理论和实务在我国仍处于研讨摸索阶段,在审判实务与理论研究的成果转化上,法院一线工作者未来需承担更多重任。

  全媒体记者 尚黎阳

  通讯员 隋岳 范晓玲

编辑: 邓德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