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经济频道>封面人物

周小川:执掌央行15年

2018-03-12 17:04 来源:中国网 张晗

  3月9日,执掌央行15年的周小川出席全国“两会”记者会,围绕“金融改革与发展”主题答中外记者问,与他一同出现还有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

  央行记者会已连续第五年将主题聚焦于金融改革与发展。在当下中国金融改革迈入新阶段,在中国金融改革迈入新阶段背景下,尤其在市场猜测此次是周小川的“谢幕”记者会后,央行此次公开发声格外受各界关注。

  今年是70岁的周小川第十四次参加“两会”记者会,在谈及行长生涯最难忘的事情时,习惯了面对记者长枪短炮的他并没有谈及任何工作,仅表示“事情太多了,所以很难挑出来说哪件重要,哪件不重要”、“有幸跟大家一起在金融改革开放方面做工作,向前推进。”而众多周知的是,2002年以来周小川时代的央行在掌声与荆棘中已经历多次中国金融系统改革,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影响深远。

  伴随经济新常态和金融监管体系改革推进,央行所起作用将愈加重要。会上,周小川等就监管、改革、开放主题以及各界关心的监管体制改革、M2、资管新规、数字货币、汇率、利率等热点话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改革:央行将在新金融监管框架中起更重要作用

  伴随我国金融业快速发展和改革创新力度加大,金融混业经营给分业监管体制带来严峻挑战,其中出现了影子银行、监管套利、“伪创新”等危害金融稳定的金融乱象。当下,一场2003年后最大的金融监管体制变革呼之欲出。

  在当下“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职责划分下,央行职能定位于“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提供金融服务”;对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及其他存款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能则由2003年成立的中国银监会担任。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将如何推进?周小川称,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现在还在进行之中。“在本次人代会最后几天,可能代表们还要就国家机构改革研究讨论,其中也包括金融机构进一步改革。”

  不过,周小川明确指出,根据去年包括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相关披露信息,央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去年11月,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宣告成立,将作为国务院统筹协调金融稳定和改革发展重大问题的议事协调机构,其办公室位于央行。有消息称其将主导监管政策方向。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工作中有一条也是人民银行要牵头,增强各个金融机构特别是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提高协调的效率。”周小川表示,金融机构改革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参考了国际上各种不同的金融监管机构的设置。

  对于是否会采用国际上把监管职能划分为市场行为监管和审慎监管“双峰监管”模式,周小川表示,中国在参考过程中也研究这一体制。“但是,我们目前觉得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不是说我们就要采用“双峰”监管的尺度。”

  针对市场担心防控金融风险影响金融改革步伐,周小川表示,金融行业特别是银行这类机构本身就是高杠杆经营、管理风险的行业。因此防风险如果防得好,是这个行业发展以及它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一个重要的基础;防风险、防危机也历来都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个人认为防风险跟改革不是对立的东西,而应该是一致的。”

  监管:多项监管规则在路上

  对于2018年的货币政策基调,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广义货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记者会召开前两小时,央行刚刚发布了2月末广义货币(M2)的增速。相比前几年动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M2数据已经连续十个月“降速”维持在个位数。

  如何理解“松紧适度”?易纲表示,货币政策表述主要是针对金融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而言的。主要包括信贷支持实体经济;支持创新领域;防范金融风险等维度,从而为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提供一个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同时,从流动性角度来讲要松紧适度也要基本上稳定。

  此外,易纲解释了政府工作报告中未设M2具体指标目标的情况,他表示随着市场的深化和金融的创新,使得像M2这样的指标跟经济的走势的相关性变得比较模糊,有的时候预测性也变得比较不确定。

  “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周小川认为,由于M2指标口径总是在不断变化,主要是金融市场结构、金融产品不断变化,M2不是非常精确的衡量货币政策松紧的工具。“要通过统筹考虑价格水平和通货膨胀率来看待货币政策是松是紧。”

  此外,周小川表示,中国整体债务增长较快的情况现在已经平稳下来,所以已经进入了稳杠杆的阶段。甚至广义货币的增长已经低于名义GDP的增长,在总量上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调降杠杆的阶段。

  谈到金融创新的监管和潜在风险预防时,周小川表示,首先要密切跟踪,再有如果新的技术马上就投入运用,成为新的金融产品或者新的金融交易市场的板块,那么要慎重对待。另外他强调,要加强消费者保护和投资者保护。

  周小川对于虚拟货币态度很谨慎,他表示,从央行的角度来讲,第一是不慎重的产品先停一停,有些有前途的产品也必须经过测试、经过认证,确实比较可靠了以后再推广。

  “未来的监管,首先它是很动态的,取决于技术的成熟程度,也取决于最后测试试验、评估情况。另外,要考虑大局,不要跟现行的金融稳定,跟现行的金融秩序直接相冲突。”周小川说,想做数字货币的话,要考虑确实给消费者、给零售市场带来效率、带来低成本、带来安全隐私的保护。

  央行在三年多以前就开始组织了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据周小川介绍,2017年,人民银行组织了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研究项目,经过国务院正式批准,目前在组织推进,在研发到一定程度会进入到测试阶段。央行用的研发的名字叫“DC/EP”,DC是数字货币;EP是电子支付。

  “数字货币的发展既是有技术发展上的必然性,未来来讲可能传统的纸币、硬币这种形式的东西会逐渐缩小,甚至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不过他表示,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不必太着急,稳步的研发,有序的进行测试,把握住方向,要强调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一种产品。

  对于社会上出现的金融控股情况,周小川表示,目前出现的一些金融控股的行为,使得有一些他们所控制的金融机构的资本并不真实完整,社会上存在着有一些虚假注资、循环注资的问题。

  潘功胜表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制定正在路上。“在中国这个分业监管的模式下,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在规则上存在空白,监管的主体也不明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中央国务院要求,人民银行要牵头抓紧制定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现在,人民银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制定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

  对于资管新规正式出台的问题,潘功胜表示,资管新规政策央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进行修改,履行相关的程序以后会尽快向社会公开。

  开放:胆子可以大一些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脚步一直没有停止。从加入WTO之后在市场准入方面实现一定程度对外开放;到近五年来,“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横空出世,以及更广义下中国金融机构加快脚步走向全球,可见中国的金融市场正进一步扩大开放。

  刚刚发布不久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促进外资投资稳定增长,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进入新阶段后,周小川表示,“在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

  值得注意的是,易纲强调道,放宽或取消外资一些股比限制,实际上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的歧视性待遇,体现了内外资一视同仁,这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他指出,外资金融机构要准入或者开展业务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的法规进行审慎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完善配套监管机制,我们仍然可以有效地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同时,周小川认为,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应该是有一个双向的、广义的内容,即除了允许国外机构在中国办金融业务,也包括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全球。尤其是在人民币国际化促进了中国整个金融的对外开放的背景下,除了人民币可以“走出去”以外,金融市场的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开放步伐。

  “在政策上来讲,我们多数该研究的政策都已经研究过了,逐步寻找时机稳步向前推进。”周小川表示,对外开放是实体经济、金融机构、金融市场中的参与者在开放的环境中逐渐成长、体会自己的角色、发挥作用以及体会国际竞争的过程。

  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重要一环。周小川答中国网记者提问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政策该出台的都已经出台了,已经允许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同时,人民币现在也已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SDR篮子,“主要的步骤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他指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今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编辑: 陈司悦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