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经济频道>南方双创汇

哈佛大学教授库珀:创业在中国蓬勃发展

2018-07-16 09:28 来源:南方日报 唐子湉

库珀在哈佛大学接受记者专访。唐子湉摄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唐子湉)在距离纽约3小时车程的波士顿,汇聚了美国顶尖的高校资源,风投资本与基金管理公司亦格外活跃,金融与科技产业密切联动。在全球金融中心深调研期间,哈佛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库珀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以美国示例解读了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联系,并为中国创新型经济发展建言。

  创新需要土壤

  南方日报:我们密切关注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以寻求“他山之石”。波士顿地区拥有先进的生物科技和活跃的风投资本,您能否结合波士顿的经验谈谈,在美国,金融业如何促进其他产业的跨区域协调发展?

  库珀: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运转良好的金融部门对现代所有的经济体都是绝对必要的,它把储蓄和投资者联结在一起,让他们在复杂的经济中做出各自的决定。金融中心、金融行业促进了跨领域、跨行业的多样化,并且在时间维度,可以实现不同期限的资金的配置。

  科学技术到实际应用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和资金投入,这就是金融体系发挥重要作用的方式之一,我们称之为风险投资。这是金融业让科技创新走入现实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也是美国创新体系的一部分。生物技术只是创新产业的一个例子,风险投资可用于很多其他领域,它不受行业、学科限制。

  南方日报:对于一个国家、地区而言,吸引全球的风投资本有助于创新产业的发展吗?

  库珀:理论上是的。但问题是,什么样的法律系统、文化环境能让风投资本茁壮成长?我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书的德国学者,他接触硅谷后告诉我,在德国,如果一个人或者家族企业破产了,这会是一个耻辱,会在余生带给你很多负面的影响。但在硅谷却让他印象深刻,如果你的简历上写下你已经破产了,这是一个加分点,而不是一个负面因素。它至少说明了你尝试过,你努力过。这就是文化差异。从大多数的创新经验来看,包括在美国,其中大多数都是失败的。不过,在许多国家,年轻人在这方面的观念可能与老一辈的人不同。以上是我个人的观点。

  创业在中国蓬勃发展

  南方日报: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有很多尝试的机会,也更倾向于自主创业。您如何看待中国年轻一代的创新创业?

  库珀:是的,这是积极的一面。毫无疑问,创业在中国蓬勃发展。现在的中国,创业蔚然成风,特别是深圳等地。我在成都和西安参观过一些孵化基地,也和年轻人谈过他们的想法,这些交流很让人兴奋。

  南方日报:您认为中国创新发展的机遇与挑战是什么?

  库珀:人口老龄化是即将面临的挑战。要解决这个问题需回归到创新的本质:中国是否可以实现制造业升级并且提高生产率?欧洲、日本、韩国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这些国家进行了研究,最终实现了改变。这也是我认为中国之所以会一直强调创新发展的原因。

  金融脱离实体无益于经济发展

  南方日报:您如何看待金融创新?

  库珀:我引用保罗·沃尔克(上世纪80年代的美联储主席)的话吧。他说:“我可见的金融领域的创新,最后一个也是唯一有用的创新是ATM机。”他间接地指出了许多创新是无用的,甚至有些可能是有破坏性的。

  我并非完全认同他的话。我认为银行抵押贷款证券化的创新是一个有用的创新,但后来金融界玩太大了,他们将这些证券继续分批再贷款,即次级抵押贷款,这也是导致美国次贷危机的主要原因。在一些欧洲国家,这是一种涉及抵押贷款的证券划分和切割,其本身是一项有益的创新,但后来失控了。

  南方日报:今年是金融危机十周年,您认为我们应从危机中吸取什么教训?

  库珀:当金融业专注于交易、短期利润、兼并和收购(这是他们赚大钱的地方),他们能获得很高的报酬。尤其是在美国和英国,金融业规模远远超出了实体经济实现稳健增长所需的规模,他们变得过于自我了。

  危机后有许多批评的声音,特别是针对金融危机对金融业的影响。在我看来,其中有些非常有说服力。我也会延续这种批评:在上述一些国家,金融业规模远超实体经济的需要。

  危机后的全球金融监管协同发展,是全球化进程持续发展的一个方面。像现在有一些论坛和组织,交换不同国家的经验。我认为这非常有用,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南方日报:金融危机后,美国的金融监管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以《多德弗兰克法案》为代表的监管收紧,而特朗普上任后指出希望放宽监管。您认为未来美国的监管会更加宽松还是收紧?目前美国对银行业的监管是否足够?

  库珀:这涉及到无数的细节。有些领域的监管还不够,有些领域则太多,需要根据个例来判断。我的猜测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会有一些金融监管方面的放宽,但不是很多。当然,这也将取决于接下来的政坛变化。

  南方日报:能否具体谈谈不同领域的监管差异应如何体现?

  库珀:有一个关键在于,监管的力度应与银行的规模有关。我们粗略估计美国大概有7000多间银行,其中很多都是区域性的小银行,与大银行相比,它们需要不同程度的监管。就美国而言,我会希望更加严格地对待大银行,而对待小银行稍微温和一些。小银行可能也会有一些失败的案例,但我们可以承受这样的风险。

  (黄倩蔚、陈嘉琳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 陈司悦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