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经济频道>cool图

网红是如何制造出来的:"高薪"诱惑 想要"红"先整容

2018-09-06 15:45 来源:新华社

  为加强对网络直播行业的规范和引导,国家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等部门近来陆续出台相关规定。但是,面对庞大的网络直播市场,仍有一些人想方设法“打擦边球”,钻监管空子。“中国网事”记者近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对此进行了暗访。

  “高薪”诱惑 宣传注水

  “工作时间自由,地点自由,收入高。”“放学别走,来直播!”记者在成都多所高校特别是艺术院校周边看到,大量网络主播经纪公司的广告吸引了不少怀揣网红梦的年轻人。

  “找好经纪公司或公会是成为网红的关键。新人短时间内很难攒到人气,也很难应对‘黑粉’开挂攻击。”一名四川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告诉记者。

  作为网络主播与直播平台的中间机构,经纪公司通过签约、包装、推广,从主播在直播平台获得的礼物中抽成,从而达到盈利目的。

  直播平台上的礼物均通过虚拟货币购买,以“酷狗”平台为例,“玫瑰”售价5星币,“爱的旅行”售价13.14万星币,1星币折合人民币1分钱。

  近日,记者以应聘者身份来到成都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面试。签约合同显示,主播每月需保证90小时的直播时间,当每月完成价值5万元的礼物业绩时,能获得8000元底薪和65%的礼物提成。当礼物业绩为1000元到1500元时,底薪则为1000元,礼物提成为30%。

  类似这样的“高薪”诱惑让许多学生跃跃欲试,但事实上,真正能拿到高收入的寥寥无几。

  就读于成都某高校艺术学院的主播小徐2016年入行,是第一批与荔枝FM直接签约的主播,现在有3万多粉丝。小徐说自己收入并不稳定,每月需完成10万“荔枝”(价值1万元)的任务,否则拿不到底薪。

  想要“红”先整容

  “不整容的话8000元保底,整容的话1万元保底。”2017年8月15日,成都女子小西来到成都一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应聘网络主播时,被如此告知。

  公司称整容是一笔前期投入,有保底工资作为保障很快就能挣回来。在公司的介绍下,她和另外几名主播一起来到成都美黎美医疗美容,进行双眼皮和开外眼角手术,外加打两次溶脂针和十次美白针。

  “费用总共7万多元,我钱不够,美容顾问就让我贷款。”当天,小西从“易美健”和“美人黛”两个网贷平台贷了5万多元,利息近2万元。

  手术康复后,小西开始了她的网络主播生涯。她每天在公司提供的直播间里直播4个小时,一个月过去,粉丝只有30多个。“一个经纪人管着十几个主播,其实就是放养,一个星期看你没什么人气,就不理你了。”她说。

  3个月后,她总共拿到4400元,去找公司理论要保底工资时,公司称还有一份补充协议,需要完成业绩才有保底。

  随后,她要求整容机构退还没有做的项目费用,起初遭到拒绝,经她多次哭诉请求,才退了一部分。小西透露,与她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多人,年龄最小的18岁,最高的贷到11万元。

  记者暗访时发现,几乎所有经纪公司都有合作的整容机构。在记者暗访的其中一家公司,负责人称与铜雀台韩国整容美容医院、华人医联整形等有合作,“院长做手术能保证一次过,如果你们自己找整容机构,做完鼻子可能是歪的,要多花钱再次修复。”负责人还称,如果能介绍主播整容,能给记者10%的提成。

  披着“经纪”外衣游走灰色地带

  “其实当主播就是看你怎么样去‘撩’。”“你跟粉丝建立联系后,称呼逐渐变成‘哥哥’‘妹妹’就好了,这只是一个身份的转变。”暗访中,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如此传授“秘诀”。

  一位主播表示,一些想快速走红的主播往往靠讨好经纪公司“上位”,其中甚至有不堪的交易;一些新人也通过向网红支付几千甚至几万元的费用进行“连麦”,让大V在直播时捎带自己,增加曝光度。

  在记者暗访的这家公司,当负责人得知记者来自一所艺术院校后,提出让记者当经纪人,为公司介绍同学。

  “你不知道谁有潜力,是个人就可以,最好是女的。先不用管她条件好不好,只考虑人数够不够,数量有了再去抓质量。有资源的话,你有多少我要多少。”该负责人说。

  当记者继续询问时,该负责人表示自己在成都做了11年夜场,还称夜场都是高端客人,女生只陪唱歌聊天,不会被“占便宜”,如果记者介绍的人多,可以给记者每月保底1万元至1.5万元。他还强调,给记者的中介费是不包含“出台”的,要“出台”另算。

  网络直播产业仍需进一步加强监管

  对于网络直播产业的乱象,近几年已引起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陆续出台了一批规定,乱象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遏制。

  但四川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监察管理支队支队长陈洁指出,国家现有的针对网络直播平台、网络直播从业人员的规章制度法律位阶较低,处罚力度不大,违法成本低。其次,对网络直播平台没有分类管理办法,是通用规范解决所有问题,还需有的放矢。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刘昕杰指出,网络直播产业为草根阶层创造了成名通道,对网络市场和社会发展有一定的补充作用,但这一产业在法律规范、行业标准、市场监管、行业自律等方面不成熟,网红的形成还很大程度依赖于程序化的炒作和无序化的竞争。建议加快网络直播产业的立法,制定行业标准,对直播平台、经纪公司的资质和经营活动加强审核和监管。

 

编辑: 高哲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